潘平鋒攝編者按!
!
在全球能源格局由傳統化石能源向清潔能源轉變的機遇下,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共同聚焦清潔能源產業,積極將能源資源優勢轉變為經濟社會發展優勢。
近日,2019國際清潔能源投融資大會在陜西西安召開。
多位專家在會上就“一帶一路”倡議背景下清潔能源發展現狀,如何通過技術創新進一步降本增效,清潔能源如何深入開展國際合作,實踐探索清潔能源的發展模式,我國清潔能源可持續發展的前景展望等內容,以對話的形式展開討論。
對話嘉賓鐘寶申隆基綠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約翰·瓦林世界低碳城市聯盟副主席安德烈·勒舍爾德國國家科學與工程學院士、德國明斯特大學應用研究中心主任涂建軍哥倫比亞大學全球能源政策中心研究員、國際能源署前。
如果有人在幾十年前說未來有非常領先的能源企業來自中國,那時很多人都不相信。
' />
國家能源局主管    中國電力傳媒集團主辦
您的位置> 首頁->節能減排->行業資訊

探索綠色低碳發展路徑

來源: 中國電力新聞網      日期:19.11.18

探索綠色低碳發展路徑

——專家展望清潔能源領域深入開展國際合作前景

中國電力新聞網記者 王若曦

    編者按 在全球能源格局由傳統化石能源向清潔能源轉變的機遇下,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共同聚焦清潔能源產業,積極將能源資源優勢轉變為經濟社會發展優勢。近日,2019國際清潔能源投融資大會在陜西西安召開。多位專家在會上就“一帶一路”倡議背景下清潔能源發展現狀,如何通過技術創新進一步降本增效,清潔能源如何深入開展國際合作,實踐探索清潔能源的發展模式,我國清潔能源可持續發展的前景展望等內容,以對話的形式展開討論。

  對話嘉賓   鐘寶申  隆基綠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約翰·瓦林 世界低碳城市聯盟副主席安德烈·勒舍爾德國國家科學與工程學院士、德國明斯特大學應用研究中心主任涂建軍  哥倫比亞大學全球能源政策中心研究員、國際能源署前中國合作部主任   !德國一些自然資源不是很豐富,所以需要和俄羅斯進行合作,例如俄羅斯的天然氣出口到德國,德國再實現天然氣去碳獲得純氫氣,這是非常好的思路,請描述該項目的進展情況。

  安德烈·勒舍爾:我覺得所描述的技術路線是一個耗時耗資的長期項目,如果說要達到我們所描述的碳中和,就需要有更多合成的能源,包括運輸等因素,現在我們還在進一步探索它的應用場景。德國政府也確實花了很多精力來制定這樣的路線圖,探索它的不同應用場景。在柏林,兩周之前剛好有一個研討會,來觀察這樣的技術路線是如何成熟的,我們把這樣的成本和其他的常規成本來去比較,碳中和成本會顯得比較高昂,但我們覺得它可以使比能量得到提高,對于某些特定行業非常適用。在這個方面,要找到合作的國際伙伴并不容易,但我們在積極探求。

  到2050年,全世界不能實現完全“去煤”或者“去化石燃料”。應如何推進碳捕集和封存、循環、可再生能源利用技術的應用?尤其對于非常依賴煤炭的國家,到2050年如何實現能源轉型?

  安德烈·勒舍爾:有的國家不斷推進生物質能源的應用減少碳排放,我認為可以在生物質領域進一步擴大應用。有的國家實現碳中和,而現在有的聲音不太推薦應用碳捕集和封存的技術。所以我確實發現不同的行業、不同的利益主體有不同的聲音。在德國,我覺得在未來20年中會逐漸“去煤”,所以碳捕集和封存是非常重要的應用。

  涂建軍:這是一個非常復雜的問題,為履行巴黎協定的各項責任,我們需要進行碳捕集及封存或者是二氧化碳捕集及利用。現在的碳價不夠高,不夠刺激市場,不夠帶來足夠的經濟動機來實現大規模的碳捕集和封存。此外也有很多人對此擔心,政府組織談到碳捕集封存,他們認為能源領域會遇到“大洗牌”的問題,政府、行業組織、非政府組織都必須要非常小心地處理這樣的敏感問題,因為碳捕集和封存以及相關的話題會推動氣候變化或者是帶來反作用力,所以對此一定要非常謹慎。

  約翰·瓦林:當新事物出現時,我們都會爭論,新事物發展趨向是如何在短期內(比如5~10年內)變化的。但在達成2030年的目標會對2050年產生什么樣的影響,這也是我們要考慮的問題。比如有一家公司生產電子元件和電池,我們在芬蘭和這   家公司合作,為電動車提供元件和部件,雙方開始進行合作可行性的研究,來自于中國廣東的企業也加入合作項目。從企業兼并開始到如今在世界范圍內進行生產,目前芬蘭公司擁有23%的股權,只用了不到10年的時間。如果有人在幾十年前說未來有非常領先的能源企業來自中國,那時很多人都不相信。30年前考慮創新和突破技術壁壘時,當時的情景和現在不一樣。對于2050年,從現在的視角去看,可能會有不同的想法。

  “一帶一路”能源領域涉及經濟(成本)與環保,二者是否有沖突?

  !鐘寶申:這個問題比較綜合和復雜,我認為科技在進步,經濟和環境在一定程度上有沖突。但隨著技術的發展,我們相信在更大范圍內會統一,科技最終還是為了解決人類的生存環境和人類可持續發展而產生的課題。目前我們討論的是如何通過科技進步,改變使用能源的形式,進而改變環境。應該說,當今我們已經具備了替代化石能源的基礎和條件,或者說已經具備了這樣的技術儲備,關鍵是我們是否能認識到這個時代已經到來。例如碳封存的研究,我認為我國政府過去已經作出了非常好的表率,每年大量種植樹木,我國做了很多荒漠地帶的綠化工作,這本身對于減少和封存碳也是一種可行方式。

  電網難以平抑可再生能源帶來的波動問題,波動問題解決不好,將帶來棄風棄光問題。請闡述德國準備如何解決當下新能源接入電網帶來的大幅度波動問題?

  安德烈·勒舍爾:德國在大規模使用可再生能源,德國有先進的電力系統和電網系統。和傳統的發電系統相比,我們考慮的是如何有效地使用可再生能源。我認為要提升儲能技術水平,使用其他有效能源。新能源發電波動性是全球的問題,我們要系統地將多能互補發揮最大效用。

  關于德國探索能源整合的過程中產生哪些額外的成本以及使用哪些技術,我可以引用一個研究,在2015年,能源整合的成本已經相較之前降低95%,和其他國家和地區相比,德國已經走在世界前列。現在德國面臨很多機遇,我希望將能源整合的成本降到最低的限度。

  能源的競爭本身也是人才的競爭,是國家命脈的競爭,是國家間的博弈。未來清潔能源發展,是否會存在國際上的競爭。從前產生“巴黎協定”,未來是否有“中國協定”,由此未來引發的新能源和傳統能源之間的業態延伸變化是怎么樣?舉個例子,如果清潔能源完全要在非洲鋪開,非洲所有傳統資源優勢將全部浪費。所以說任何一個產業集中升級,它都有收益和成本,是一個綜合權衡的過程。所以清潔能源要有一個客觀的平衡點,請問未來的平衡點在哪?

  涂建軍:針對全球的氣候變化議程需要加強戰略定力。當今進行的關于化石能源方面的投資,它的生命周期可能有40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也許這段時期過后,國際上的風向又會變化,那時進行節能減排或是低碳任務的壓力會增大。如果中國能保持中長期的戰略定力,我覺得對未來的持續發展有非常重要意義。關于新能源領域的競爭,對中國來講,提升產業鏈是必要的,未來新能源領域還需要堅持多邊主義的準則。

  新能源發展是否會有經濟利益,對于任何一個國家,哪怕一個產業,在相應產業做到哪一步,給其他國家留多大的市場份額,也是很重要的考量。

責任編輯:高慧君  投稿郵箱:網上投稿

附件:

  【稿件聲明】凡來源出自中國電力新聞網的稿件,版權均歸中國電力新聞網所有。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想了解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錄網站:http://www.smkquf.co

相關新聞
小鹿工具集重庆时时彩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直播现场 五子棋7步必胜开局 jdb龙王捕鱼以分 广东南粤36选7开奖公告 安徽快3均值 黄岛开旅馆赚钱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时间 代理林文护眼笔赚钱吗 十三水怎么玩 北京11选5开奖彩票控 手机棋牌电玩游戏平台 干什么赚钱快 新疆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总进球奖金计算器 老年人想用手机赚钱 秒速飞艇开奖官方网站